涉港谣言为何满天飞?反对派幕后“文宣团”被扒出

作者:匿名时间:2019-10-27 17:39:11

香港的“反修正主义”骚乱已经持续了三个多月,伴随着无休止的暴力和谣言。各种各样的谣言时有发生,有些被及时驳斥,有些则欺骗了一些不知道真相的香港市民,结果却发现他们被骗了...

谣言1

8月11日,女性抗议者被警方的袋装炸弹击中眼睛。

真相

“令人瞠目结舌的女人”派对从未提及整个受伤的故事,也拒绝报警。警方曾两次向法庭申请医院管理局签发的搜查令,要求取得医疗纪录,但该名女子突然睁开眼睛,拒绝了。她不仅发出了反对警方从医院提取信息的律师信函,还在警方获得医疗记录后向法院申请司法审查,要求法院禁止警方使用获得的信息。

据媒体报道,黎智英曾发出3000万英镑的请求,要求将这位“令人瞠目结舌的女孩”归咎于警察部队,但该交易曝光后却一事无成。警方获得相关医疗报告后,黎智英立即支付500万封口费,要求“令人瞠目结舌的女人”失踪。

谣言2

8月31日晚,六名示威者在爱德华王子站被警察“勒死”。

真相

当晚,七名伤者分别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所有受伤者都痊愈出院了。没人死。9月10日,香港警方、地铁、医务部门和消防部门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并检查了地铁站内仅有的三个完好无损的监控视频数据进行确认。

谣言3

8月13日晚,在香港国际机场,傅国浩据说是一名便衣警察。

真相

傅国浩是万维网的记者。

谣言4

在8月11日被拘留的示威者中,一些被捕的妇女遭到警察的性侵犯。

(香港警方展示新武陵拘留中心图片澄清虚假指控)

真相

警方没有收到任何与严重不实指控有关的对嫌疑人实施性侵犯的投诉。女性被拘留者由女性警察拘留和搜查。尸体搜查是由同性警官在没有异性在场的情况下进行的。

谣言5

8月25日晚,警察向平民开枪。

真相

那天晚上,许多警察被暴徒包围,对他们的人身安全构成严重威胁。其中一人不得不鸣枪示警。那个人立即冲了出来,假扮成无辜的公民跪在地上。还发现他跪下前向警察投掷砖块。

有许多类似的谣言,包括但不限于:

1.纪律严明的部队向示威者投掷鞭炮(事实上:示威者自己点燃烟花,但没有扔出去)

2.刘先生在葵涌警署外向平民开枪(事实:近100名暴徒殴打刘先生和另一名警察,但刘先生不得不举枪警告他们)

警察局长被殴打(左),右眼受伤(事件发生后,另一张新闻图片显示眼底出血),自卫开枪自杀(中)。反对派“文选”小组颠倒黑白,使人们认为警察主动向群众开枪(右)

3.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申请香港驻军戒严(事实:外交部否认指控)

4.警察威胁这位女性示威者脱掉裤子(事实:指控是恶意和毫无根据的,没有收到任何投诉)。香港警方对搜身有严格的指引,搜身由同性警务人员进行)

……

类似的谣言不会在这里重复。

随着谣言一个接一个地被打破,这些谣言的制造者也被挑出来——反对派“文选”小组。

“文选”团队是专业化的,只有近1000名制图员。

据内部人士透露,“文选”团队包括写作、绘画、翻译和粘贴。核心骨干由学生、摄影师、设计师、画家、编辑、程序员等组成。它非常专业和全面。将近1000人只参加绘画。

每天,100多人昼夜不停地工作。他们密切关注电视台、有线电视频道、现场示威和骚乱的实时“现场”反馈,并立即制作虚假信息和诽谤图片。平均而言,每天会制作数百张反宣传图片和数十个视频,每周至少会发现和宣传一个热点。

(7月1日,暴徒袭击了立法会)

(立法会被暴徒砸烂后乱七八糟)

(反对派文学宣传小组制作漫画洗白和粉碎立法会暴徒)

(《文化宣传队》洗白黑帮系列漫画)

到目前为止,反对派宣传小组已经召集了50多个各类大型集会,捕捉了20多个猜测热点,制作了数万条各种谣言和海报,并通过20多个渠道和平台发送了数千段10多种语言的视频。

谣言产生的“过程”

“文选”团队建立了一整套“策划问题——收集材料——分工制作——大众宣传”的流程。

规划主题:以连登论坛平台和《公海全谷2.0》、《琵琶湖战场文献宣传》等电报组为基础,每天确定文献宣传的方向、关键处理点、设计思路和传递渠道。

资料收集:多渠道、同步收集,主要来自专业报道团队、苹果日报等黄色媒体、暴徒等群体收集图片资料,并在《书写战场文献》、《反送审判电影资料收集办公室》、《连登平台》等电报群体中收集分享。这些材料存储在谷歌云硬盘上。

生产部门:电报组的“方案/设计组”和“印刷组”专门负责平面设计、印刷贴纸、海报、传单等。特殊的“777”电报组用于存储。

(《777文献传播与宣传文集》电报组)

大规模宣传:每个完成的“文选”谣言首先在“反发送中国顾璇”电报频道上发布,有近10万人,然后由负责向社交媒体如推特、脸书、优酷和what'sapp宣传的成员分享。裂变传播的传播速度非常快,这使得许多公民很容易受骗。

(《发回中国顾璇》电报频道)

谣言产品“个性化”

和人说话,喂猪

各种成品谣言突出“个性化”和“美为罢工”,直接打击观众的心灵,甚至有统一的工作原则:“说话做人,喂猪!”

对于不同的场景,他们采用不同的策略:

在示威现场,人群被捕获,照片从顶上拍摄,伴随着煽动性的话语,如“百万颗心,天下无敌”,以迷惑市民,夸大示威势头。

为了创造示威者的形象,“文轩”摄影师提前与特定暴徒沟通,画好妆,在示威现场“假装贫穷”,拍摄“无助”和“受伤”的照片,放大示威者“无辜”的形象。

(全副武装的黑人暴徒举着宣传标语,说自己可怜)

对抗议警察来说,小动物的照片被贴上了标语,如“爱护生命,请停止使用催泪瓦斯”、“狗不是武器,停止黑人警察的暴行”等。诽谤警察是“粗暴的”,获得同情并引起对警察的仇恨。

(反对派利用了黎智英《苹果日报》发布的宣传海报)

根据不同的群体,“洗脑和攻击大脑”的内容是单独定制的,以使目标感到“非常同情”:

对于年轻人来说,年轻人喜欢看的卡通图片,比如“令人瞠目结舌的女人(Eye-popping Woman)”事件,就是为了夸大图片中人物的伤害反应,制造视觉冲击,并搭配“警察回眸”的词语来激起对警察的仇恨。

(反对派文学宣布制作“警察复眼”谣言海报)

针对中老年人,主要传播“公屋轮候时间”、“病床不足”、“通货膨胀率”、“高官月薪、违法建筑”等民生内容,并专门为他们设立“相城卫士”频道。

?散布谣言是颜色革命的典型方法吗?

纵观世界各地的色彩革命,散播谣言和种植是最典型的方法之一。无论是突尼斯的变革还是乌克兰的毁灭,都有很多关于地方政府“野蛮腐败”和警察“滥杀无辜”的谣言。

反对派的幕后“文学宣传小组”编造了大量谣言,诋毁特区政府和警察部队,蒙蔽更多市民,为丑恶的“香港独立”阴谋铺平道路。

谎言可以欺骗一些人,但不是所有人!

随着“反修正主义”暴乱暴露出颜色革命的本质和恐怖主义的特征,越来越多的香港市民发现了反对派的卑鄙策略:一位手持铁锹的老人,大肆铲除街道围墙,煽起公众示威广告;一些家长在送孩子时愤怒地撕下张贴在学校广告牌上的罢工海报。一些爱国和热爱香港的团体自愿开展了移除列侬墙标语的运动,而其他团体则在推特和脸书平台上发布否认谣言...

谣言最终会被真相粉碎,正义会战胜邪恶!

总编辑:顾万全文字编辑:方盈专题地图来源:视觉中国图片编辑:曹立元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上一篇:答应通天河老鼋的承诺为何没兑现?唐僧回灵山才知有项规定不能碰
下一篇:iPhone 11开售首日场面火爆!门店需预约排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