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岁马识途:余霞满天,报效祖国

作者:匿名时间:2019-11-23 10:19:00

105岁的马劳

封面新闻记者张杰视频黄新宇

听到105岁高龄的马劳新书的消息,我不禁感到惊奇。许多作家进入老年后,由于健康或写作状况的问题,他们的写作基本上就停止了。马识途出生在嘉荫虎年,经历了多次风雨。在今天这个和平的时代,它仍然关心和思考这个世界。可以说,这匹老马骑得很高,目标在几千英里之外。马识途是个革命者。与此同时,他也是一个有成就的作家,已经在文学方面旅行了很多年。姜文将他的川剧改编成中国电影史上的经典作品。

拥有这样一位资历深厚、经验丰富的高级作家是四川文坛的骄傲,也是全国文坛津津乐道的传奇。从纵向来看,马劳的创造力在整个现当代文学史上是如此的执着和旺盛,几乎没有对手。

有些人可能会问,当你105岁的时候,为什么还要继续努力工作?马劳回答说,“我的眼睛和耳朵看不见东西。阅读和写作更难。我不像以前那样舒服了,但是我不能总是什么都不做吗?我两次被癌症袭击,但两次都赢了。我与时间赛跑,尽力写作。”马劳的话很有说服力:“虽然为了我美丽的理想,我经历了许多沧桑,但我的抱负没有改变。在布满云朵的天空中,我将用我剩余的热量为祖国和人民服务。

2019年9月,就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前夕,105岁的马劳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讲述了他和他祖国的故事。他感慨道:“时间像箭一样飞逝,太阳和月亮像梭子。仿佛转眼间,我已经过了一个世纪,达到了105岁。回首百年,它就像一个梦,但在我眼里它仍然是生动的。”“新中国”这个词在105岁的马劳心中分量很重。他“能感受到在一个历史变迁的世纪里,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来之不易,在这个世纪里,有太多值得回忆的故事和经历。”

同年9月,中国作家协会向全国许多从事文学创作70年的作家颁发了“文学创作70年”荣誉证书。马识途和王获等九位四川作家的名字赫然在列。9月25日下午,中国作家协会党组书记钱萧乾在省作家协会主席阿莱和省作家协会党组书记侯志明的陪同下,专程来到马劳和王火家,颁发“文学创作70年荣誉证书”。获得证书的马劳叹了口气,“我的文学创作真的经历了70年!我是一名兼职业余作家,写作了70年。”除了获得“文学创作70年荣誉证书”,马劳还获得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奖章”。对于现在的国家和时代,他的心情可以用一副自己创作的对联来表达:“改革开放70年的历史,不要忘记你首创精神的十三亿辛勤劳动,富民强国,牢记使命”。

"我写的只是丰富资料的一小部分。"

2019年6月,马劳出版了选集《西窗锁语》。在这篇文章中,他给年轻人发信息,谈论文章写作,评论生活的各个方面,表现出幽默和智慧。马劳还有两本新书要出版:散文集《那个时代,那个人》和《夜谭续集》。马劳的《夜谭续集》更是一个文学传奇。1942年第一部《夜谭十则》的写作风格复杂而巧妙,字里行间带有传统古典文学的味道。在续集中,马劳又给我们讲了什么样的故事,这是意料之中的。

马劳对他的写作要求很高。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马劳说,“我在生活中没有取得多大成就。我有很多遗憾。”他认为自己“首先是一个革命者,一个我认为我应得的革命者。我写的许多文学作品都是为了革命,但就艺术标准而言,我真的不够好。革命胜利后,我又走上了政治之路。毕竟,一个人的精力有限,没有时间写很多东西。”马劳于1935年开始发表作品,并在西南联合大学中文系学习了四年。他定期接受文学创作训练。此外,长期以来,他在争取中国解放和参与建设中积累了丰富的生活。他觉得他“应该创作出比我已经发表的作品好得多的作品,但是令我遗憾的是,我没有实现我应该从古代传下来的理想。”

马劳在《人民日报》的一篇文章中再次提到,“在我生活的100年里,中国发生了多少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人民为争取民族独立和国家繁荣而进行的革命是多么悲壮和耀眼!多少慷慨的哀悼者,多少英勇的受害者和多少惊天动地的事件可以作为文学材料加以提炼和展示。不幸的是,我所写的只是这些丰富资料的一小部分。”对于当前的文学表观遗传学,他提出了热切的希望,“伟大的时代呼唤伟大的作家和伟大的作品。时代总是需要文学和作家。如果我们创作出人们喜欢看的文学杰作,人们将永远欢迎他们。因此,我一直对文坛持乐观态度。”

为了鼓励学生以后学习,马劳练习了它。100岁时,他从慈善义卖中向四川大学文心学院捐赠了200多万元,以鼓励热爱文学的贫困家庭学生。此次捐赠设立的“马识途文学奖”自2013年颁发以来已经颁发了五次,并帮助了四川大学的许多学生。2018年10月10日,《马识途全集》和马识途书展在中国现代文学博物馆举行。马劳还乘坐了从成都到北京的高速列车。2019年3月28日下午,在“马识途文学奖学金捐赠签字仪式”上,马劳亲自签署了该文件,并将书展慈善销售后的105万元所得税移交给相关负责人。马劳还当场建议将“马识途文学奖”改名为“青年文学奖”。

文学梦想继续

1938年,24岁的钱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申请书上庄严填写了“马识途”的名字,走上了职业革命的道路。1941年,马识途被西南联合大学录取。营养丰富激发了他十几岁时对文学的热爱。革命工作结束后,马识途开始写文学。受帝国使节的影响,他写了小说《视察委员会在这里》(the inspection Committee is here),后来改名为《破城》,即《夜谭十记》的第一部记录。然而,由于地下党务工作的组织性质,毕业于西南联合大学的马识途把自己的作品放在火上焚烧,投入了一场生死攸关的地下斗争。

1959年国庆节前夕,《四川文学》总编辑兼作家沙汀·尤马写了一篇纪念文章。马劳写了《三姐》。文章发表后,被《人民文学》转载,引起了中国作家协会领导人的注意。时任中国作家协会党委书记邵全林邀请马劳加入作家团队。面对马老谭的繁忙工作,邵全林说:“你写革命文学,这对年轻人很有教育意义。如果你多做一份工作,就相当于加倍你的生活,做出更多的贡献。为什么不呢?”这真的触动了马劳。

20世纪60年代,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前社长韦君宜的建议下,马劳根据他在地下革命工作中遇到的轶事写了10个故事。最后,《夜谭十记》完成了。韦君宜还和他讨论了写《夜谭续集》和《夜谭新集》。然而,马劳肩负着繁重的行政工作,没有足够的精力进行文学创作,因此被搁置。这也成为马劳多次提到的“遗憾”。现在,马劳已经写了《夜谭续集》(Night Tan Sequel)来实现自己的承诺,让自己不再后悔。《夜谭续集》的背后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故事。2017年,当马劳开始写《夜谭姬旭》时,肺癌被发现了。然而,他坚持边治疗边写作,最终战胜了疾病。

这已经足够令人钦佩了。然而,马劳毕竟是马劳。他也给了我们一个惊喜:考证。早在西南联合大学,马识途听到老师们谈论甲骨文时就印象深刻。例如,今年已经100多岁的马劳,在想起那些美好的早年时,不禁开始用自己的记忆整理笔记。马劳的愿望是:“我想写一本关于中国现在和过去人物的书,用现在的人物追溯人物的来源。”

自从20世纪30年代加入革命以来,马劳一直在地下工作中磨练。抗日战争期间,在西南联合大学,他亲眼目睹了一代知识分子艰苦奋斗的气魄和品格。他还听到了人民的怒吼声和越来越响的斗争号角。新中国成立后,在国家建设的全面展开中,他从零开始学习城市规划、工程管理和科学技术管理。改革开放如春雷滚滚。在不断变化的生活中,他和其他人一样,见证了这个国家的骄傲。幸运的是,他进入了新世纪,他真的感受到了一个国家的崛起,做了扎实的工作,繁荣了国家。

马劳,一个走出峡谷寻求救国之路,毕生致力于新中国解放的年轻人,一生以巨大的分量和深厚的感情践行着爱国主义和民族感情。

[如果你有新闻线索,请向我们报告。一旦被收养,你将获得一笔费用。新闻微信关注:ihxdsb,新闻QQ: 3386405712]

辽宁十一选五 快乐8购买 江苏11选5开奖结果

上一篇:国家公职人员违规借贷获利超千万元,湖南邵阳通报4起典型案件,
下一篇:孟晚舟非法拘押案再开庭,加政府和美国所作所为,被广泛质疑
推荐阅读